国土部高官密集调研 宅基地改革将临新局面

  事关多方敏感利益的《土地管理法》修订案虽已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但与此次修法关联密切的“农村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征地制度改革、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下称“三块地改革试点”)工作,仍在深化进行当中。

  6月底,国土资源部高级领导赴基层督察,主要议题即是三块地改革试点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国家土地副总督察严之尧,其督察工作的方向均为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

  目前,包括江西余姚、福建晋江、泉州等多个基层县市开展了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工作。这些地区开展了宅基地有偿腾退、农村住房财产*押权等试点工作。据悉,这些与农村宅基地有关的试点,其成熟内容,将被吸收到《土地管理法》的修订工作当中。

  督察启动

  “部里面正在做新一轮的督察工作,主要议题是围绕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工作推进的情况。”7月5日上午,一位不愿具名的地方国土资源厅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国土资源部的督察组,在6月底开始,已经陆续*达各地,开展督察工作。

  多个地方国土资源系统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他们大都告诉记者,国土资源部至少组建了15个以上的督察组,赴地方调研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工作。在他们的印象中,自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开展以来,如此大规模、高级别的集中督察,还是首次。

  记者了解到,督察组的组成级别颇高。每个督察组基本由部、副部级领导带队,督察组成员除了业务司局主要负责人,还包括属地管辖范围的国家土地督察派驻地方的督察局主要负责人。

  “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是国土资源系统内部工作术语,主要包含农村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征地制度改革、宅基地制度改革三项改革试点工作。2014年,国务院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后,在全国33个市县暂停现有相关法律制度实施,进行为期三年的试点工作。2017年,是试点工作的收官之年。

  据了解,此次督察工作组的组成,除了国土资源部之外,还包括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中农办”)、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中财办”)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深改办”)及其有关负责人。这些部门的高级领导,也充任督察组的组长。

  在此之前,为了提高试点工作的效率,国土资源系统已经采取了“三块地改革试点联动”的方式,将原来单一试点地区只能选择一项试点的工作方式,调整为可以联动增加另外两项试点,从而提升“三块地改革试点”工作的推进速度,从而形成可以总结和讨论的效果。

  宅基地新局面

  多个地方国土资源厅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国土资源部两位高级官员带队的督察组,在6月底进行的督察工作,宅基地改革试点的推进工作、试点经验和问题,是重要议题之一。因此,宅基地改革试点,正在面临一个新的局面。

  6月24日开始,两个督察组先后对附近泉州、晋江、江西余姚三块地改革试点工作进行督察。这两个督察组,分别由国家土地副总督察严之尧、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带队,两个地方的督察工作均不少于两天。

  在姜大明带队督察的江西余姚,两年来,该县除城镇规划区内村庄外,全县908个自然村开展了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实现了乡镇、行政村覆盖率100%,占全县农村自然村总数的87%。目前余江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已进入攻坚阶段。全县共退出宅基地27530宗3788亩,其中有偿退出5231宗901亩,无偿退出22299宗2887亩;退出宅基地复垦574亩。

  同时,村集体收取有偿使用费5716户770万元;流转宅基地56宗20.5亩;新建农房择位竞价136宗22.3亩;集体支付退出补助款1432万元,有偿退出户均增收4200元。村集体收回的宅基地可满足未来10~15年村民建房用地需求。

  与此同时,余姚还出台了《余姚市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该办法对农村建房条件、建房标准、审批程序、建设管理等都一一进行了说明,该办法自2015年3月1日起执行。使得试点工作有章可循。

  “要通过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让农民有获得感。要积极探索、大胆实践,进一步总结提炼,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姜大明在督察工作中表示。同时,他还强调,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督察工作,要按照中央“三督三察”要求,全面摸清试点情况,了解试点工作主要举措、进展和成效,推动试点后续工作任务全面落实。

  *押权空间

  记者了解到,严之尧及其督察组对福建晋江、泉州进行督察,这两地均在农村宅基地改革试点中,涉及到农村住房的*押权问题。按照现行法律法规和金融监管框架,农村住房不得用于*押。

  不过,早在2012年8月14日,广东农村金融工作现场会在梅州召开,时任省长的朱小丹出席会议并宣布,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和土地承包权*押贷款试点,将在梅州和云浮两市展开。当天的会议强调,此项试点的基本思路是,在国家法律和政策的框架内,农户将宅基地使用权*押给政府授权的机构,银行即向农户提供信贷,这一政府授权机构为此提供保证。

  在试点过程中,云浮市郁南县农户将自家的农村闲置宅基地使用权、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等作为担保物,就可以贷款建房。截至5月11日,已经有132户从中获益,累计发放贷款297.6万元。

  郁南的“信用+*押物+规划”模式,主要支持有辖区户口、有信用、有一定资金、有规划、有*押物的“五有”农户新建、改建、扩建自住房屋。

  此前,时任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徐德明曾向全国国土资源系统主要官员表示,完善农村宅基地管理制度工作“关键是心眼要好,出发点要正,把好事办好,真正惠民,有利发展,保证耕地数量不减少、质量有提高”。

  而在此次督察当中,农村住房的*押试点,已经被正式列入试点范围,这意味着至少在*押权上已经获得了足够的空间。

  在《土地管理法》的修法说明中,国土资源部表示,《土地管理法》修改的基本思路是:将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制度改革作为修法的重点,同时配套修改与三项改革相关的内容,并将十多年来土地管理改革实践中的成熟做法适当吸收上升到法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