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自贸区规划已经逐渐明晰:在规划120平方公里的试验区范围内,将划分两个片区,成都占有100平方公里将在未来被进一步划分到成都市的高新区、双流区、天府新区以及青白江区。而另外20平方公里将落户泸州,泸州将成为四川除成都外,唯一分享自贸区大蛋糕的城市。

  近日,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四川自贸区),包括成都片区和泸州川南临港片区两个部分,目前已正式挂牌。根据《京都公约》,自由贸易园区是指一国的部分领土,在这部分领土内运入的任何货物就进口关税及其他各税而言,被认为在关境以外,并免于实施惯常的海关监管制度。

  翻看整个四川自贸区最终的规划图不难发现,自贸区规划已经逐渐明晰:在规划120平方公里的试验区范围内,将划分两个片区,成都占有100平方公里将在未来被进一步划分到成都市的高新区、双流区、天府新区以及青白江区。而另外20平方公里将落户泸州,泸州将成为四川除成都外,唯一分享自贸区大蛋糕的城市。

1

  内陆自贸区“围山造海”

  20多年前,中国内地第一个保税区在上海外高桥成立。时至今日,包括外高桥保税区在内,中国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已有约110个,对促进中国外贸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不过,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内地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实行的仍是“境内关内”政策,随着时间的推移,对相关领域进行改革的呼声渐增。

  在全球化浪潮的推动下,贸易、生产、资本国际合作不断深化,发达国家产业转移日益加速,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进程迅猛提升,全球自由贸易园区呈现出多样化和综合化的发展态势。目前,世界上多数自由贸易园区都具有进出口贸易、转口贸易、仓储、加工、商品展示、金融等多种功能,大大提高了自由贸易园区的运行效率和抗风险能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多的领导和学者意识到,保税区已经不再是沿海城市的专利,内陆城市也可以凭借自身的优势,“围山造海”建设保税区。

  习近平主席曾说:打铁还需自身硬。要想建设中国内陆第二个自贸园区,自身的产业发展及配套建设是重中之重。

  传统意义上的自由贸易园区大多临海,内陆城市受限于地理位置,无法体现出自贸园区的各种优势,然而,随时时代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内陆城市开始探索对外开放的新模式。

  就在2016年8月的最后一天,终于传来了四川获批成为第三批自贸试验区的好消息。得知这个消息之时,四川省商务厅厅长刘欣长舒一口气,努力了三年、等待了三年的四川自贸试验区终于向前大大迈出了一步。

1

  “黄金水道”的辐射周边

  从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8月,包括四川省在内的7个省市获批设立自由贸易区。与前两批自贸试验区不同的是,本批自贸试验区以内陆城市为主。四川同样如此,不沿边、不靠海,如何找准自己的独特定位?

  经过相关部门领导和专家的调研和分析,总结出,自贸区建设也要走出不同的路。比如,在通道建设上,应更注重发挥航空和国际铁路枢纽的作用同时,也要通过临近的港口和水运寻求一下配合;在开放方向上,向南向西是重点;在产业上,发展服务贸易有后发优势。

  此外,四川还要加大改革的力度,通过制度红利来凸显开放和发展优势。泸州港保税物流中心的川南临港片区,则重点发展航运物流、港口贸易、教育医疗等现代服务业,以及装备制造、现代医药、食品饮料等先进制造和特色优势产业,建设成为重要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和成渝城市群南向开放、辐射滇黔的重要门户。

  根据公布的建设方案,四川省自贸区的定位是“落实中央关于加大西部地区门户城市开放力度以及建设内陆开放战略支撑带的要求,打造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实现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随后,四川上报了自贸区具体规划建设方案,笔者了解到,最初设计的方案中,川南临港片区以宜宾市的宜宾港保税物流中心和泸州市的泸州港保税物流中心为主,面积各9平方公里;但这一方案后来发生了变动。

  泸州之所以被划入四川自贸区的蓝图,与其“黄金水道”的定位密不可分。根据历史考证,古称“江阳”的泸州与水有不解之缘。

  实际上,多年来,中国母亲河与黄金水道——长江穿城而过,优质的水道带来优良的港口。泸州港是交通部确定的四川唯一的内河主要港口和国家二类水运口岸,是四川第一大港口和集装箱码头,占有四川三分之二的集装箱货物吞吐量。

1

  早在2013年7月10日,一艘滚装船缓缓驶离泸州港码头。船上,60余辆来自成都经开区的吉利“全球鹰”汽车从这里起航,踏上世界销售之旅;2016年7月4日,泸州港首批10 个柜的进口木材从美国萨凡纳运抵泸州港,这些货柜被吊装上火车,运往目的地——成都……泸州港从2006年开始运输成都所需的汽车零配件,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有运输到成都的货物。如今来自成德绵、资阳、乐山等地的大宗货物大多从泸州港进出。进口方面,来自日本、德国、韩国的成套设备及汽车零配件流向资阳、龙泉驿等地。其中,仅仅是成都龙泉驿区汽车制造业发展所需的丰田集装箱,就占泸州港集装箱吞吐量的30%左右。

  此外,泸州港已开通泸州-武汉、南京、上海的集装箱班轮航线及泸州—武汉—台湾、泸州—南京—韩国近洋航线。未来五年,泸州港还将开通泸宁日、泸汉泰、马来西亚等集装箱近洋航线。泸州港保税物流中心(B型)是除成都空港保税物流中心之外的四川第二家保税物流中心。泸州作为连接四川与世界的城市,是自贸区的必然之选,而自贸区必然将落户泸州港,目前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川南临港片区总部大楼设计方案已经出炉。

  

      产业基础“保驾护航”

  除了泸州港的水运优势,其产业基础也不可小觑。

  根据四川省统计局资料显示,地区生产总值从11年的900.9亿,增长达到16年的达到1481.9亿元,16年增速为全省第一。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随之增长较快,居民消费能力提高很多,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从321.6亿元,到2016年的637.2亿元。

  过去五年,泸州引进了华为、恒大、中冶、万达、碧桂园等41家世界500强。泸州高新区在2015年获批成为国家级高新即使开发区,作为长江经济带国家级转型升级示范开发区,重点发展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智能电网、现代医药、大数据等五大产业。在优势白酒产业的带动下,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园区,该项目是集生产、仓储、包装、观光为一体的大型一类白酒制造基地。

  交通方面的辐射能力在近五年来也得到快速发展,泸州建成五条高速公路:纳黔、宜泸渝、成自泸赤、宜叙、叙古5条高速公路通车...通车里程从78.6公里增加到455公里。泸州机场航线由6条增加到18条,正式成为川内第三的机场。

  作者介绍:徐雅玲,资深财经记者,媒体策划人,民进四川省经济专委会委员。曾就职于《中国经营报》,南方报系《21世纪经济报道》,成都传媒集团《每日经济新闻》,分别担任财经记者,快消事业部首席记者,市场总监等职位。担任上海报业集团界面新闻西南新闻中心负责人,兼任四川省产业经济发展促进会副秘书长